北京允许无症状返京人员自由进入小区 执行怎么样?

疫情仍在继续,返京潮也逐渐逼近。不少人已经离开家乡踏上回京路,他们戴着口罩,一路小心翼翼。而让一些人没想到的是,当他们终于奔波回到北京后,却被挡在了小区门外。

对于北京市部分小区禁止外地回京人员进入的问题,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赵济贵31日下午在发布会上表示,随着外地返京人员陆续增加,北京市疫情防治任务艰巨。提醒返京人员向所在社区登记,加强疫情高发区来京人员的筛选。只要没有确认是肺炎病例的,或无明显发烧、咳嗽,应当让返京人员自由地进入小区。当然,要做好测体温、戴口罩等措施。赵济贵说,社区是一家人,大家要相互支持。

民政部基层政权建设和社区治理司司长陈越良也表示:村镇和社区发出禁止外地返城租户入住的初衷,是为了防止疫情输入,出发点可以理解。但中国有3亿流动人口,这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外地人员返城,也是为了尽快投入工作,有的可能是为了尽早投身疫情防控,不宜搞一刀切,建议采取符合现实情况的措施。

而现实中,仍有很多人经历着返京后回家的困难。以下是三位被拦在家门外的亲历者自述(略有编辑):

“我们只想回去拿药,他们都不让”

张勇,山西人,现住昌平区张各庄村

1月30日晚,我和太太收到了房东发的要封村的消息,上面写着为了村民的健康,村子已封,即使回来也进不了村,并要求自己解决住处。

村里的封村通知 受访者供图

我们当时很懵,太太3日就要上班,我们买了1日返京的票。此外,回京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太太有高血压,医院专门给配了药。我们这次回老家带的份已经快吃完了,其余的药都在北京的家里,而现在去医院多少有点不方便。考虑到这些,我们还是决定按原计划回京,想着村里不会那么不近人情。

2日上午8点左右,我们回到了张各庄村,没想到我们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有一群穿着标着“南邵志愿者”衣服的志愿者大爷们在村口拦着我们,不让进村。

我们试图争取。我给他们看了最近的新闻,告诉他们应该允许北京市非确诊人员自由进入小区,并表示我们可以接受体温检测。但他们仍坚决表示,说什么都不能进。说完后我注意到,现场根本没有准备测量的仪器和登记表,他们不打算让返京人员回去。

因为也作了一定的心理准备,我们放弃了回家的念头。但我太太的药还在家里,这个必须要拿。我们恳请他们放我们进去拿一下药,并表示他们可以全程跟随,我们拿完药就马上出来,绝不停留。

但他们仍然不同意。无奈之下,我们找了房东,但房东说他也没办法,他们说不让进就不让进。后来,我们也给村政府、区政府打了电话,但是对方都表示没有具体的解决办法。

大爷们还告诉我们,只要疫情不结束都不能进去,这也是为了大家的健康负责。说这些话的大爷们,好几个连口罩都没戴。

其实村里人的心情我们理解。疫情发生后,我们也很小心翼翼,看到他们这样也很辛苦。我们希望在身体健康,预防足够的前提下,可以允许我们进入租房内,我们愿意配合检查和自我隔离。可是,村里的人何时也能理解我们呢?那天早上北京下起了雪,挺冷的,大家都不容易。

“警察也说这是居民自治,没办法”

陈秀,河南人,现住大兴区黄村镇

31日早上7点半,我和同行的老乡坐上了从河南返京的高铁。疫情当前,我们一路全副武装,五个小时的高铁,路上甚至连水都不敢喝,口罩一刻也没有拿下来过。

好不容易回到了北京的小区。迎面而来的是居委会工作人员在门外量体温、查出入证。我们当时还感到很欣慰,夸赞小区的安全防护工作到位。我们准备好出行的火车票,准备配合检测和登记。

没想到的是,出示车票后,工作人员看到我们是从外地回来的,马上脸色变了,说我们不能进去。

我们当场懵了。首先,我们没有发热症状,身体情况正常,其次,我们从未听到过返京人员不能回来的消息。我们不解,为何突然封锁大门不让进去。

而他们给的回复是,不让我们进是大多数小区业主的意见,他们要维护小区业主的权益,实行居民自治。

小区门口的通知 受访者供图

我们当场打了12345(市民服务热线)投诉,他们只说会向居委会反映。因为情况迫切,我们在朋友的建议下报警了。而警察在电话里说,只有涉及治安犯罪刑事案件的事他们才会出警。同时,警察也在电话里给我们解释了一遍什么是居民自治。

我们在小区门口呆了一整个下午,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想着去先找酒店入住,没想到附近的酒店全部停业了。我那时想起来,正月初五(29日)的时候,居委会曾经给我打过电话询问在老家的情况。我如实报备,也告知了已经买好初七的票返京。当时她建议我说不要那么早返京,而因为工作原因我没有办法。随后她叮嘱我,返京后记得报备,我说一定。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告诉我,回到北京后我会被拦在小区门外。自从疫情发生后,我一直特别谨慎、小心,假期内从不出门,回京也愿意无条件配合隔离工作。但这些都没有用。

前天(1日),我又接到了居委会的电话,居委会说12345跟他们反馈了我们的投诉,我以为有好消息。没想到电话那头,她还是只解释为什么不让我们进,说一切以疫情为大。

我一直以为疫情是我们大家共同的敌人,没想到现在,我们却成了小区的敌人。

“房东让我们回来就去宾馆住14天”

李希,河北人,现住昌平区东三旗村

离返工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还不知道回北京后要怎么办。公司要求最好 10日之前回去,因为返京人员要自动进行14天的隔离期。

1月30日中午,我在微信群收到了房东的消息,他说为了防控疫情蔓延,村委规定从31日上午8点开始,所有外地返京人员一律不能进入村子内。

31日中午,我们又收到了房东的消息。他说村长当天已经在进村口把守,不让大家进村。他让我们自己到外面找宾馆住下,隔离14天后,让宾馆开出隔离健康证明才能回村。

受访者供图

微信群里顿时炸开了锅。有人反映现在很多宾馆都不营业了,有人担心现在宾馆人流量大、隔离环境不好,而且宾馆给不给开、有没有权利开证明,这些都未知。此外,大家在外打拼不易,住14天宾馆不是一笔小数目。

我也感到很疑惑。我们是付了房租的,如果不让我们回去,我们的房租怎么处理?我们非自愿住宾馆,却还要自己承担费用,谁来负责我们的损失?这些问题我试图和房东沟通,但他目前仍然没有答复我。

这几天我在网上看到很多人和我有相同的困扰,没办法回到北京的家。我们自发建了一个“返京抱团取暖群”,没想到很快就已经发展到两个群的规模了。为了回家,大家五花八门的方式都用过了,一般是打区/镇/村政府电话投诉,也有的选择报警,还有的找机会偷偷溜回家,每天躲在家里不敢出门。有的人已经收到房东电话说可以通过担保、隔离的方式回去,也有的人和我一样,依然迷茫。

北京就要正式复工了,越来越多的人返京,到时会是什么情况呢?

(为保护受访对象隐私,文中张勇、陈秀、李希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张琦

标签: 我们   他们   小区   疫情   人员

头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