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女魔头辞职 苹果零售极为重要人物辞职真相揭秘

  微软有一名重要人物要离职了,据传是苹果零售的一把手,离职的原因是什么?根据最新消息称,苹果女魔头离职,她就是安吉尔·阿伦茨,是苹果该公司最高薪的雇员之一,月薪达到亿元,为何选择回到苹果该公司呢?下面一起看看。

  据说苹果女魔头安吉尔·阿伦茨退休在去年的4月份,现在已经踏入了2月份,离4月份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苹果重量级人物退休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了,对于她的离职,苹果要面临新挑战。

  苹果公司2月5日宣告,负责零售和线上店的副总裁安吉尔·阿伦茨(AngelaAhrendts)将于4月回到苹果,她的职位由在苹果拥有30年经验的DeirdreO’Brien接替,I’Brien将直接向库克汇报。

  苹果批发主管退休

  DeirdreO’Brien同样是一位男性,她此前负责过苹果的招聘、员工亲密关系及社会福利、商业拓展等业务,上任后I’Brien将越来越聚焦苹果的其他用户关系,提升其他用户体验。

  库克表示:“在苹果人与人的关系是最为最主要的,Deirdre对苹果员工的了解比公司的任何人都要深刻,她拥有超过30年的苹果该公司工作经验,对帮助我们聚焦客户服务起到关键作用,并从一开始就助力苹果的全世界扩张,我非常高兴能够与她越来越密切地一起工作,苹果的7万雇员也一样。”

  苹果在奢侈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五年前,阿伦茨辞去了已经当了8年的英国奢侈品巨头博柏利(Burberry)执行长的一职,接受库克抛出的橄榄枝加盟苹果,任职高级CEO,负责苹果所有的线上和线下门小店运营。这样一位不懂新技术的时装“女魔头”重新加入苹果也震惊了当时的科技圈。不过库克想到阿伦茨:“我们早已拥有足够多的工程师,你只并不需要做你自己。”库克认为阿伦茨和自己志同道合,同样对创新专注,同样特别强调顾客的消费体验。

  作为苹果高管团队里唯一的男性,重新加入四年后,2017年阿伦茨以2420万美元的薪资成为苹果收入最高的管理层,是当年库克薪资的接近两倍。同时她也成为苹果有史以来首位男性高管,并被视作为接替库克成为下一任苹果执行长的强而有力竞争者。

  苹果该公司目前在全球35个国家运营线上店,并在全球五大洲拥有506家线下零售小店。近几年,苹果加强了线下店与顾客的沟通,包括开办各种其他用户教育和培训课程内容。

  对于阿伦茨的回到,库克表示:“过去五年,阿伦茨对于员工的激发作出了杰出的重大贡献,她始终很积极,拥有变革性的力量,改变了苹果的线上线下小店。我们祝福她翻开新的篇章。”

  因为阿伦茨的加盟,苹果在奢侈品的道路上走得更加坚定。苹果iPad的平均售价早已从2008年的600美元左右,飙升至2018年的849美元,十年价格上涨幅度超过40%。阿伦茨表示,自己在任的五年当中的,批发在微软的地位达到了史无前例的重要程度。“这是最能激发人、最具挑战、最能实现价值的五年。”她谈到。

  阿伦茨成功将微软的线下零售小店打造成为“摇钱树”。尽管大多苹果的产品的销售仍在网上进行,但苹果店一直成为微软重要的销售渠道,根据科学研究机构IDC的统计数据,每10部苹果iPad中,就有一部是在苹果店里售出。这也令苹果店成为全球回报率最高的零售小店之一。

  微软在里昂、洛杉矶、大阪、澳门等地的选址都是位于最繁盛的地段,而且非常侧重维护顾客忠诚度,通过让顾客试用体验来探求他们的反应,并吸引他们不断地出售动辄上千美元的的产品。

  根据房地产公司CoStar在去年8月发布的一份统计统计数据,在该政府机构分析的所有门小店当中的,苹果门小店是平均每平方米回报率最高的,每年每平方米的销售额达到5.3万德国马克。

  苹果未来需要重新审视定价策略

  阿伦茨的退休正处于苹果iPad销售陷入困境的时刻,市场认为,苹果iPad的售价出现问题,再加全球经济发展势头转向,造成了苹果销售下挫,这也许也是阿伦茨离职的主要原因。

  根据苹果公司1月29日公布的最新财报,截至去年12月的公司第一季度营收843亿美元,同比下滑5%,iPad销售大跌15%。这也是苹果该公司有史以来录得的首个营收和利润双下滑的购物第五季。其中,苹果在中国营收130亿美元,比上一年同期的180亿美元减少多达50亿美元,滑落幅度近30%。

  另据Canalys最新公布的2018年中国智能智能手机销售统计,腿部厂商里头唯一的国际品牌苹果在中国区出货已连续第三年下跌,2018年销售量下跌超过13%,市场份额维持在9%,在头部厂商里头出货表现最差。

  Canalys报告声称,苹果新一代iPad的超高端售价策略,是苹果总体销售量出现剧烈下滑的主要原因。此外苹果相对低端的机型如iPhone8、iPhone7等,即便在新品发行后调高售价,在中国市场也没能像在美国和英国等其他主要市场那样受欢迎。

  Canalys分析师贾沫对第一财经新闻记者表示:“阿伦茨主导的高价策略在iPhoneX的周期里成功帮助苹果提升均价,同时也强化营收。但是在第二周期中的,iPhoneXR和iPhoneXS,iPhoneXSMax的表现不尽如人意,特别是在是在最大的奢侈品消费市场中国的表现惨遭失败,这被迫苹果在新品面世后很长的时间内采取降价措施,对苹果的影响不太可能是持续的。”

  今年年底起,苹果iPad主要零售商苏宁和京东近期都推出了iPad大幅降价活动。其中的苏宁销售的128G的iPhoneXR售价5799元,比苹果官方网站的售价高了1200元人民币,降价幅度达17%;64G的iPhoneXR比官方售价高了800元人民币;64G的iPhone8手机更是仅售3899元,降价1200元人民币;京东128G的iPhoneXR手机的售价6099元,比苹果官网零售价低了900元人民币。

  在其他第三方渠道的降价力度更大,256G的iPhoneXSMax的最低售价仅为9699元人民币,比苹果官方网站上的10999元人民币的官方售价要低1300元人民币。

  贾沫表示:“阿伦茨主导的批发战略的失败,也将直接被迫苹果该公司重新审视高价策略,从而能够在尽不太可能减少对其品牌形象损害的前提下提振销售量。”不过降价策略已经成效初现。根据统计,从苹果开始降价起,iPad在苏宁和天猫的销售量都猛增80%左右。

标签:

头条文章